「农村贷款」新新贷CEO张扬:牛顿的难题

摘 要

按语:1720年,牛顿曾不无感慨地说:“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难以预料到人们的疯狂。”令人遗憾的是,300年后的今天,这个难题似乎依然无解,甚至越发疯狂! 去年下半年

 

按语:1720年,牛顿曾不无感慨地说:“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难以预料到人们的疯狂。”令人遗憾的是,300年后的今天,这个难题似乎依然无解,甚至越发疯狂!

去年下半年以来,股市强烈的赚钱效应,不断吸引投资者涌入二级市场。其间,牛市格局得以确立的消息不断释放,甚至不乏此轮牛市或延续三至五年的言论,于是便有人担心,刚诞生不久的P2P行业,是否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面临着复杂的考验?

P2P与股市属相对独立市场

债权(P2P)与股权(股票)属于两个相对独立的市场,二者还远没有到短兵相接的地步。

有一个例子,可以很好地说明两个市场的不同:投资者买股票可能第一年赚40%,第二年又亏20%,如此循环往复,十年后盘算一下,其实最终并没有赚到可观的收益;而投资年化收益率在8%-10%左右的P2P产品,虽然看上去收益并不高,但是复利效应将使得该笔本金在十年后上涨达2.6倍!

在国内资本市场,有一个有趣的语言现象:买股票被通俗地叫做“炒股”,也就是把钱投入股市博一把,怎无奈A股总是牛短熊长、上蹿下跳,令不少投资者只能“打掉了牙往肚里吞”。

最近两年,P2P无比火爆,原因即在于它为稳健型的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收益可观、风险有度的理财渠道。

退一步讲,即便对于参与股票买卖的投资者而言,P2P产品也可以并应当成为其资产配置的组成部分:股票预期收益较高,然而风险、波动也较大;配置P2P这种偏固定收益类的产品,有助于给你的资产装上“稳定器”!

二者尚谈不上“挤出效应”

一些人士担心,火爆的股市会抢走P2P的客户。据我本人观察,尚没有明确的迹象显示P2P客户正转向了股市。体量决定了二者尚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对手”,还远远谈不上彼此之间的挤出效应或者替代效应。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P2P行业的撮合交易量在几千亿左右,尚没有突破万亿大关;而近期股市一天的交易量就突破了1.8万亿元。

虽然近两年P2P行业发展较快,但现有的交易规模、客户数量还远没有达到峰值,仍有庞大的市场空白等待着去服务、填补。

股市火爆,投资者可能把房子卖掉去炒股或者去买伞形信托产品,就P2P的体量而言,还没有大到被替代、转移的程度。再者,投资者在经历了几轮牛熊转换的考验后,理性会教育他们不要把鸡蛋都在股市里。

最近,新新贷在不断培育客户资产配置的理念,即P2P与股票是两种不同风险收益的产品,就像手机与相机同为3C产品,然而功效却大不一样。因此,P2P可以成为投资者多元化资产配置的工具。

炒一把不如寻确定性机会

投资前,投资者一定要明确自身的投资目标:是炒一把就走,还是希望获得长期稳定的回报。在我看来,P2P产品与股票相比可能没那么“性感”,然而可预期性(确定性)较强,更像前一阵流行的“暖男”——当然,这是指那些真正优质的、老牌的P2P平台。

相对而言,股市更易受政策影响,很难长期参与;而债市较少受到政策的直接干预,稳定性更强,可以作为财资产配置的金字塔“底座”。因此,投资者如果并不想做长期的价值投资者(实际上A股也缺乏做价值投资的条件),那么还不如直接去选择P2P这种相对确定性的投资机会。

目前,新新贷正在研发1月短期投资计划(此前,新新贷的产品多为3个月、6个月、1年),其短期流动性更强。当前股市已累计涨幅较大,不排除后市大幅回调,投资者不妨落袋为安,撤出资金转投可以避险的P2P产品。

整体来看,P2P与股市的客户群体存在交集,但更多是没有关联的空白区域,即便交集部分,P2P产品也是资产配置的组成部分(相对确定性的机会)。

P2P成普通大众的下一个机遇

利率市场化进程中,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模式会向直接融资的模式过渡。有专业人士认为,未来十年居民财富将从房地产转向权益类资产。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甚至表示,未来更大的财富机遇还不在二级市场,而是一级市场。

当然,股权市场还仅仅是少数富人参与的游戏,距离普通大众较远。

我认为,股市是用股权的方式实现直接融资,而互联网金融则是用债权的方式实现金融脱媒,如果说未来十年股市/股权是一大财富机遇,那么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完成有可能与之并驾齐驱。

尤其需要强调的是,与“高大上”的股权市场不同,P2P所属的债权市场承担着两类职责:其一,为广大的普通民众提供相对稳健的财富保值增值渠道(收益比存款高,风险适度);其二,为广大的中小微企业(可能并非科技型公司,也没有专利可言,或许只是夫妻老婆店)提供小额的、用于救急周转的资金等。

显然,这是所有普通大众都能参与的下一个财富机遇,也正是新新贷所倡导的“普惠金融”价值之所在!

1720年,物理学家牛顿卖出了所持有的英国南海公司的股票,获利7000英镑;不过他随后又买回了这只股票,南海股票泡沫破灭,牛顿以亏损2万英镑终局(相当于他十年的薪水)!他不禁发出感慨。

在今天A股不断创出新高的大背景下,虽然牛顿的难题依然无解,但是仍值得人们警醒——大众幻想和群体性癫狂,重演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