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贷提前还款」大三时借款几千如今欠十万 重庆一大学毕业生被迫睡公园躲债

摘 要

秦天首期分期借款合同。 从食堂周围、校园广场,到厕所墙上,从大海报到小广告,从张贴栏到手机信息……要开学了,各种校园网贷广告遍布校园各个角落。 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

 

「房贷提前还款」大三时借款几千如今欠十万 重庆一大学毕业生被迫睡公园躲债


  秦天首期分期借款合同。


从食堂周围、校园广场,到厕所墙上,从大海报到小广告,从张贴栏到手机信息……要开学了,各种校园网贷广告遍布校园各个角落。


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山东女生近万元大学学费被骗走,郁结于心离世。重庆一名大学生借款几千如今欠十万,被迫睡公园四处躲债。


教育部昨日提醒大学新生,谨防以发放助学金等为名的欺诈恶行。


最近几个月,46岁的四川巴中农民秦峰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电话和录音,电话费用了300多元,是之前的十倍。


秦峰打电话,是为了搞清楚儿子究竟借了多少债、还欠多少钱。更多的是走投无路之时,他想尽办法希望解决如今整个家庭所面临的困境。


今年5月,一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告诉他,儿子已经债务缠身,目前总欠款金额估计十万元。


秦峰的儿子在重庆一所学校读大三时,通过数家校园借贷平台借款数千元,如今利滚利已欠下十万元。为了还贷,其卖掉了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目前过着东躲西藏躲债的日子。


钱太好借了


最开始是生活费,后来是吃饭、K歌


儿子名叫秦天,19岁,之前在重庆永川的一所财经专科学校读大三,现在已毕业两个多月。


目前的证据显示,秦天是从2013年开始借款,“当时给他的每个月生活费大概是800元,因为担心孩子没自控能力,我分两次寄给他。”大二下学期,秦峰腿伤复发住院,秦天便再也没有从家里拿过生活费,他称自己在某酒店兼职,“家里确实有一年半没给他钱,我以为儿子真能养活自己了。”秦峰猜测,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秦天渐渐开始了借款生涯,他天真地以为就此可以缓解家里面临的经济困境。秦家人的噩梦也因此到来了。


“刚开始都是通过正规的平台借款,怕还不上,最初在分期乐上借了3000元,分12个月偿还,每个月利息60元。”秦天说,当时借款需要填写自己的学号、手机号、身份证号、辅导员和家长的联系方式,但并不需要家人签字。


借了款后,秦天感觉手头宽裕了很多,出去和朋友吃饭、K歌的次数增加了,慢慢地,借来的钱又有些不大够用。于是,他又通过分期乐贷款了四千元。贷款后,秦天的还款压力开始增大。


秦天说,钱太好借了。为了偿还旧贷,他开始寻找新的网贷平台,共计向达飞金融(即有分期)、诺诺磅客、玖富、期待乐、借贷宝5家平台借钱还贷,拆东墙补西墙勉强维持。


借钱还贷周息30%


六大网贷平台全逾期,欠款十万多


2015年底,秦天需要偿还之前在一家网贷平台的借款2000元,但手头实在没有钱。这时,在一个借款QQ群里有中介向他兜售借款,约定好周息30%,通过借贷宝平台走账。


为了偿还2000元旧债,秦天通过私下交易的方式,以周息30%的代价,向其他出借人借款500元、1000元,利息越滚越高,根本已经失去控制。今年5月,秦天在六个网贷平台的贷款全部逾期,高额的逾期费让其彻底失去了还款能力。


为了还款,秦天卖掉了自己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但远远不够。逾期后,各大网贷平台的线下催收团队开始启动……


催款团队以不同形式,开始直接给秦天的父亲和辅导员打电话,告知他们秦天的欠账金额等等。


此外,还利用短信群发器,对秦峰的手机进行短信轰炸,导致秦峰的红米手机直接崩溃。恶梦接踵而至,催款者多次短信威胁秦天,称不还钱,影响个人信用,全家人也不会安宁。一些催收团队还到学校找过秦天,逼其还钱。


今年7月,秦天大学毕业,他想过找工作,但为了躲避滚雪球般越来越庞大的债务,他只能找些发传单、帮婚庆搭T台的工作,一天能赚几十块钱,晚上就在公园或其他公共场所过夜。但因为这些工作都是兼职性质,收入不高且不稳定。


“截至目前,我个人用在消费上的可能不到一万,剩下的全部是逾期费和利息等,现在到底借款多少没有细算,但估计总共超过10万了。”秦天说。


怪自己不务实


超出能力的债务,压垮这个贫困家庭

秦峰和秦天父子很想解决这一身债务。他们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正常的渠道,比如平台能否在一些逾期滞纳金和利息上视情况协商减免一部分,签署一些具体偿还金额和约定时间等协议,或给他一些机会,让秦天回到正常工作状态,靠自己的双手来赚钱还清这些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