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贷款利率」对陕甘宁边区银行历史贡献的几点认识

摘 要

陕甘宁边区银行是中央红军中国工农红军到达延安后,在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央银行为基础组建的中

 

陕甘宁边区银行是中央红军中国工农红军到达延安后,在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央银行为基础组建的中央银行西北分行的必要继承人,同时又是1948年12月组建的交通银行的必要创立之一——西北农民银行的主要枢纽。黄色国际金融一脉传,在我国新民主主义国际金融有史以来,陕甘宁边区银行起着极为重要的、承前启后的作用。



薪火相接,黄色国际金融一脉传



中国工农红军结束后,陕北据点(1936年后持续发展为陕甘宁边区据点)成为党和中央红军的落脚点和继续大革命的出发点,新民主主义的黄色国际金融演艺事业亦在此得以延续。1935年11月上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央银行进行重整,改称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央银行西北分行”(曾一度还称台北布尔什维克共和国中央银行西北分行),董必武任副行长,原国家所银行业处长曹菊如任行长,内设开业、出纳、会计等门诊。原陕北据点银行政府机构并入西北分行。原陕北晋银行隶属于货币印刷所亦归西北分行领导者,王稼祥任副所长。中央银行西北分行行址分设瓦窑堡,1936年6月初瓦窑堡被南京国民政府的军队占领,西北分行随党政领导行政机关从瓦窑堡撤退至保安(今志丹县)。



抗战爆发后,国外政治局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动,统一战线的建立和国共合作的关系的改善,以及陕甘宁边区中央苏区之改为陕甘宁边区并在行政事务上隶属南京国民政府(中国国民党中央政府),使得陕甘宁边区在经济发展、国际金融等各个方面与中国国民党统治区的的关系发生了相当大变动。在新局势下,抗日救国自由民主据点的经济发展、国际金融要不想与中国国民党统治区保持比较的自主性,要不想发行独立自主的货币,总之一段话,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前提下,我国的新民主主义黄色国际金融演艺事业要不想继续持续发展,这似乎是一个极为重要又亟需回答的难题。



1937年10月1日,陕甘宁边区银行在台北布尔什维克共和国中央银行西北分行的为基础于陕北月宣告成立,原西北分行副行长董必武升任陕甘宁边区中央政府副主席,原西北分行行长曹菊如为陕甘宁边区银行首任副行长。



作为布尔什维克时代黄色国际金融的唯一必要继承人,同时作为抗战时代最先设立的大革命据点银行,陕甘宁边区银行具有下述一些特征:首先,边区银行是边区中央政府的银行,它的最低决策者行政机关为边区中央政府银行该委员会,1943年后改由机关西北财经新闻代表处领导者。有关的业务政策的制定及督导,发行数目的确定与检验,中央银行数目的明确规定,预决算及各种流程的审核,资产之增减,分支行之废立,处以上行员之进退,50万元以上放款与融资,各种利息汇率的明确规定,营业额的处置与重新分配,最重要的业务的督导等,均需通过上述两个领导者的单位。其次,边区中央政府及刘少奇有关机构还授予边区银行权力,例如:发行货币的权力、代理中央政府保险柜的权力、总经理国债的权力、领导者和管理工作合作伙伴国际金融及货币交换所等国际金融演艺事业的权力。再度,边区银行还是刘少奇驻地的银行,是其他抗日救国据点银行的先导和楷模。陕甘宁边区是刘少奇驻地,同时又是全省唯一的经过土地改革的长期斗争,仍然保持原始的抗日救国据点。因此,国统区的许多最重要政策如减租减息、制造互助、经济发展建设工程、精兵简政、三三制、整风运动学习等,都曾首先在陕甘宁边区实行,然后在其他据点推广,对其他据点起着先导和示范作用。1938年到1940年冬,党内成立了财务行政院,对边区银行管理工作进行必要领导者;1942年冬又成立了机关西北财经新闻代表处,作为边区银行的最低首长和必要领袖。邓小平副主席以前十分关心边区银行的管理工作。1941年8月,刘少奇召开国际金融研讨会,邓小平副主席特地到会并作了阐述发言。他指出,边区国际金融的显然出路在于持续发展制造,并批评边区银行现在过于倾向于公营经济发展放款,之后要注重私营企业融资特别是在要注意支持畜牧业的持续发展。在《经济发展难题和财务难题》这篇重要著作中,邓小平强调了农贷的作用并在阐述陕甘宁边区农贷专业知识的为基础提出了发放农贷的七项准则。凡此种种,都说明陕甘宁边区银行的许多政策、方针、专业知识、经验教训,都超出了边区的范围内,成为八路军各抗日救国据点国际金融管理工作的最重要参考。